Articles

The Science of 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

我有个朋友叫萨米。他在2000年代初为他的MySpace写了一个程序。 这个程序的主要功能为,任意一个来访者会将他的照片以及 一个写着“萨米是我心目中的英雄”的标记行复制到他们的主页。这提供了 一段时间的乐趣,但萨米并不满足于此。于是他调整了自己的程序。 现在,不仅只有图片和标记线会被复制但程序本身也会被复制。 结果产生了爆炸般的效果。在短短9小时他已经影响了480帐户。在13小时内增长到高达8800。 而在短短的18小时,最终达到了上百万帐户。这是当时在Myspace上 所有账户的1/35。他在恐慌中试图删除他的网页。 而当他成功时,他居然弄挂了整个MySpace。 他被逮捕并被判为电脑黑客。被下令三年不许碰计算机。 但是我想一下这个故事真正告诉我们的是我们的紧密程度。 想象一下,你有44位朋友,这些朋友每一个都有44个和你没有交集的朋友 他们每个人都有另外44位额外的朋友,这些朋友又有44个朋友 这些朋友每人又会增加44个,接着还可以再增加44个。在这个只有六步的关系链里 你会连接到44的六次方或是说72.6亿人。这个数字比今天生活在地球上的人还多。 其实,我们在MySpace还没存在前就已经在想人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有多紧了。 早在1929年匈牙利作家和诗人Frigyes Karinthy写了短篇小说叫 《链》。在其中,一个人尝试挑战通过不超过5个中间人 来联系到一个指定的他不认识的人。这就是 “六度分割理论”的起源。 如果这个理论是正确的,这意味着你连接到英国女王或汤姆·克鲁斯只用6步。 但是这个例子算是简单的。如果说和这个店的老板或蒙古牧羊人怎么连呢? 这个理论的真正含义是:任何随机挑选出来的世界上 任何位置的两个人可以不超过6步来连接起来。 这个想法只是个假设,直到20世纪60年代哈佛大学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拉姆, 试图对其进行测试。他把它称为小世界实验。这个名字来源于 那个常见的现象:你在一个聚会上到一个陌生人,发现你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 之后说的话:这个世界真小。他送出了300个包裹 给在波士顿和内布拉斯加州的人。他告诉了这些人 他们应该把包裹送到在波士顿的目标人,但他们不允许 直接发给他。他们必须将其发送给他们认识的人, 一个他们认为有一个更好的机会得知目标的人,然后他们可以用同样的 方法转发。 如你所料,大多数的包裹从来没到目标人,但64个到了,平均 途径为5.2人。所以,现在“六度分割理论”有了实验的证实。可这个真的被证出来了吗? 如果你仔细看看米尔格拉姆的样本,你会发现,300人中,100人 居住于波士顿,目标人所居住的城市。另100人是股票经纪人, 这与目标人为同行。因此,只有100人生活在不同的省份 且有不同的工作。而其中只有18人的包发到了目标人。 这样下来,我们六度分割理论的实验样本量只有18人 这样下来,我们六度分割理论的实验样本量只有18人 所以实验的证据是很难找的。但是,十年前,一个名为保罗·鄂尔多斯 的数学家曾试图制定出这种网络的理论性质。 但他不了解真正的社会网络结构的学问,因此他决定 使用一个节点之间随机联系的系统。 我们其实可以模拟出这种网络结构。我们只需使用纽扣以及针线, 然后将纽扣随机连起来即可。鄂尔多斯发现了当每个节点 的联系少时,网络是支离破碎的。拿起任何纽扣,其它没几个会一起被 拉起来。但是,一旦平均每个节点拥有超过一个连接时,网络 的行为会发生巨大改变。纽扣几乎全部都被连接起来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集群。现在,如果 拿起任何按钮,其它的纽扣大部分都会被拉起来。这一变化迅速发生, 它类似于物理学中的相变。现在,你可以称它为一个小世界网络, 因为任何两个纽扣之间的路径都很短。 随机链接的网络天生就是小世界网络,因为 […]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