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cience of 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
Articles

The Science of 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



我有个朋友叫萨米。他在2000年代初为他的MySpace写了一个程序。 这个程序的主要功能为,任意一个来访者会将他的照片以及 一个写着“萨米是我心目中的英雄”的标记行复制到他们的主页。这提供了 一段时间的乐趣,但萨米并不满足于此。于是他调整了自己的程序。 现在,不仅只有图片和标记线会被复制
但程序本身也会被复制。 结果产生了爆炸般的效果。在短短9小时他已经影响了
480帐户。在13小时内增长到高达8800。 而在短短的18小时,最终达到了上百万
帐户。这是当时在Myspace上 所有账户的1/35。
他在恐慌中试图删除他的网页。 而当他成功时,他居然弄挂了整个MySpace。 他被逮捕并被判为电脑黑客。
被下令三年不许碰计算机。 但是我想一下这个故事真正告诉我们的是我们的紧密程度。 想象一下,你有44位朋友,这些朋友每一个都有44个和你没有交集的朋友 他们每个人都有另外44位额外的朋友,这些朋友又有44个朋友 这些朋友每人又会增加44个,接着还可以再增加44个。
在这个只有六步的关系链里 你会连接到44的六次方或是说72.6亿人。
这个数字比今天生活在地球上的人还多。 其实,我们在MySpace还没存在前就已经在想人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有多紧了。 早在1929年匈牙利作家和诗人
Frigyes Karinthy写了短篇小说叫 《链》。在其中,一个人尝试挑战通过不超过5个中间人 来联系到一个指定的他不认识的人。这就是 “六度分割理论”的起源。 如果这个理论是正确的,这意味着你
连接到英国女王或汤姆·克鲁斯只用6步。 但是这个例子算是简单的。
如果说和这个店的老板或蒙古牧羊人怎么连呢? 这个理论的真正含义是:
任何随机挑选出来的世界上 任何位置的两个人可以不超过6步来连接起来。 这个想法只是个假设,直到
20世纪60年代哈佛大学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拉姆, 试图对其进行测试。他把它称为小
世界实验。这个名字来源于 那个常见的现象:你在一个聚会上到一个陌生人,发现你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 之后说的话:这个世界真小。
他送出了300个包裹 给在波士顿和内布拉斯加州的人。
他告诉了这些人 他们应该把包裹送到在波士顿的目标人,但他们不允许 直接发给他。他们必须将其发送给他们认识的人, 一个他们认为有一个更好的机会得知
目标的人,然后他们可以用同样的 方法转发。 如你所料,大多数的包裹从来没到目标人,但64个到了,平均 途径为5.2人。所以,现在“六度分割理论”
有了实验的证实。可这个真的被证出来了吗? 如果你仔细看看米尔格拉姆的样本,
你会发现,300人中,100人 居住于波士顿,目标人所居住的城市。另100人是股票经纪人, 这与目标人为同行。
因此,只有100人生活在不同的省份 且有不同的工作。而其中只有
18人的包发到了目标人。 这样下来,我们六度分割理论的实验样本量只有18人 这样下来,我们六度分割理论的实验样本量只有18人 所以实验的证据是很难找的。但是,十年前,一个名为保罗·鄂尔多斯 的数学家曾试图制定出
这种网络的理论性质。 但他不了解真正的社会网络结构的学问,因此他决定 使用一个节点之间随机联系的系统。 我们其实可以模拟出这种网络结构。
我们只需使用纽扣以及针线, 然后将纽扣随机连起来即可。
鄂尔多斯发现了当每个节点 的联系少时,网络是支离破碎的。
拿起任何纽扣,其它没几个会一起被 拉起来。但是,一旦平均每个节点拥有超过一个连接时,网络 的行为会发生巨大改变。纽扣几乎
全部都被连接起来了,
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集群。现在,如果 拿起任何按钮,其它的纽扣大部分都会被拉起来。这一变化迅速发生, 它类似于物理学中的相变。
现在,你可以称它为一个小世界网络, 因为任何两个纽扣之间的路径都很短。 随机链接的网络天生就是小世界网络,因为 你被连接到在马尼拉这里的人的概率与你被连接到在 你小镇上人的概率相同。很明显的随机网络并不能很好的代表现实生活。那么, 现实生活的网络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对于这一点,我们需要用到经验数据。 在1994年,一些大学生们发明了
一个游戏,叫“凯文培根的六度分隔”。 在此,他们试图在六步之内将任意一个演员通过各种搭档联系到凯文·培根。 之后一些社会学研究人员得到了他们的数据库,这其中有二十五万演员左右。 他们分析了这网络的结构,发现了这是一个小世界网络, 意思是任何两个角色之间只相隔几步。这与 一个随机网络非常像似。但是,与
随机网络不同在,演员的网络也表现出 了高度的聚类。也就是说,它们
经常会以小团体运作。 那么,你如何同时获得这个团体高度聚类性,以及 任何两个演员之间的短距离呢?
为了能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看了两个 不同的极端。现在,我们用节点做个圈子。如果你随意连接它们你会得到 鄂尔多斯的结果,任何两个节点之间路径短,
但是聚类少。现在,我们将 每个节点与自己的两个最相近的邻居连起来。现在, 聚类多,随意挑选的两个节点的路径长。 但是,如果你对这个设置重新连接一下,
小数量的随机链接节点, 你会发现路径长度会急速下降,但聚类度任然很高。 所以模拟真实的社交网络的关键
是要有很多的集群行为,就是 说,你的朋友比此也是朋友。
另外,也要随机有一些熟人, 而那些随机的熟人非常重要。 在上世纪70年代,有一个叫格兰诺维特的研究员发表了一个名为 《弱联系的力量》的论文,他在其中指出:
你通过那些随机认识的人会比 通过你的亲密朋友更容易找到工作。如果你想想, 这是有道理的,因为你和你的
亲密的朋友都知道同样的人、 拥有相同的信息。
但你随机认识的人会有你没有的消息, 会认识离你社交圈很远的人。
所以,你可以找到新的工作,新的居住地 并可以被连接到外部世界。 因此,事实上,是这些随机认识的人,
六度分割理论才可能是真的。 所以,当我要… >>我好像听说过分隔度数这几年在下降。 >>真的? >> ……像到四度了。 >>在说一说。我们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不知道他们如何去测,但 我测试过它,我认为它有在下降。这是根据有多少人在 Facebook上跟别人成为了朋友。人们的朋友圈在不断增大,他们虽然可能不是哥们, 但他们是你可以联系到的人。那是重要的。 >>恩。 >>这是… 就是说,你认不认识这些人,
以后可以通过他们来认识 其他的人?所以,我听说过这个数字已经下降。从六度降到了 四度,最多五度。 >>我觉得奈尔·德葛拉司·泰森可能是正确的。
2011年Facebook的分析了他们的数据, 发现92%的用户可以经过短短的五步连接到一起。这个 数子同时也再随时间减少。
六度分割理论的概念 令人着迷了近一个世纪。我认为这不但是因为它的反直觉, 还因为知道我们之间联系得如此紧密让我们感到愉快。 这不是某种抽象,界定模糊方式,
而是通过坚硬的科学数据。 六次握手,你将能连接到世界上所有人。 现在,我有一个挑战给你。
带着六度分隔理论的信念,我想尝试一个实验 我希望你能设法发一个
邮件给我。但你不能直接发送给我, 除非你认识我。如果我们不认识,我希望你将它发送给 朋友,你必须知道他的姓名,发给一个你认为有更好的机会将 邮件发到我的人。如果我最终通过
一连串的人收到了你的邮件,我会 发个明信片给你。最终,我会核算一下我们 是否在六步以内做到了。 因此,让我们试着做一下,看看我们能否连接。详细说明在视频说明里。 这部Veritasium视频的灵感来自于
Fine兄弟,Ben和Rafi Fine是 我的朋友。因此,我们与他们的
分离只有一度。现在他们有 一个全新的电视连续剧在TruTV上播出,
叫”六度的一切“。 它是一个快节奏的喜剧,
向我们展示任意的六件看似毫无关联的事 实际是有连接的。它涉及到
喜剧小品和歌曲和真人秀。我 真的很期待看到他们如何
能做到这一点。所以,你可以 在周二晚上9:30或中部时间8:30去
TruTv上看到。我真的很期待。 同时,谢谢你,Fine兄弟赞助了这个视频,我也了解到了 网络中的科学。

43 thoughts on “The Science of 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

  1. so youre saying that i can find a way to go on a date with drew barrymore by using this…..nice. what a genius i am coming up with this idea.

  2. No one in my friend circle knows who Derek is or vertatium is?
    Edit: since I don't know anyone outside India can I send it to other popular youtuber(not related to science stuff) ?

  3. Your friends, talked to their friends, talked to their friends, talked to their friends, talked to my friends, talked to me.

  4. My favorite preschool teacher turned out to be my best friend’s aunt.
    It really is a small world.

  5. I just always feel he's talking in a condescending manner to me…shows more in other videos than this one.

  6. 1:58: I love watching peoples reactions to this guy just talking to the camera in a public space. It's hilarious.

  7. That clustered buttons at 6:00, with some flaws in the connectivity… The key to succeeding as a species is to have a reliable mechanism of replicating the DNA but also a small number of random modifications in it.

    This makes me think, that the model of how to find a job in another city and how the grand-grand-children of a fish are apes should be very similar. Which would make another proof for the evolution. An indirect one (well, maybe it will take just 6 steps to connect them).

  8. yep 6 degrees of separation is alive and well on YouTube, my audience all drift to PewDiePie and never drift back. I would argue on this closed network all channels are at least 3 clicks away from each other. And PewDiePie always seems to be the common connection. In the early days of YouTube FRED was the common link channel to everyone.

  9. Mathematicians use the Erdos number to identify those who have co-authored a paper with Erdos. Those who have co-authored a paper with them, and so 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